您现在的位置:太平洋保险 > 保险百科 > 养老保险 >

养老保险亏空

媒体称我国今年城镇养老保险亏空或超千亿元

财政部15日公布了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按险种分别编制显示。
若今年预算执行情况基本符合预算,则在剔除财政补贴因素后,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今年或将陷入收不抵支的境地,当期 亏空 1563亿元。 预算显示,2014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结余2371亿元,年末滚存结余28251亿元。但在剔除巨额财政补贴和少量利息收入的因素后,情况却并不乐观。2014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1489亿元,比上年增长8 .1%,其中:保险费收入17554亿元,财政补贴收入3038亿元;支出19117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当期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 亏空 1563亿元。 与2013年预算情况相比,资金趋紧的迹象更加明显:2013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保险费收入15501亿元,财政补贴收入2669亿元,与此同时,支出达到16460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 亏空 959亿元。
仅仅在两年前,这一指标还为正值。据2012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保险费收入15027亿元,本年支出13948亿元,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余额为1079亿元,在2011年,这一余额曾达1317亿元。 对这一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曾表示,社保制度建立之初大部分省市养老金是收不抵支的,但之后缺口逐渐缩小,2013年养老金略有结余。因此从全国层面看,不存在养老金缺口的问题。 尽管养老保险现金流短期无虞,但长期来看,飘红的结余数字无法掩盖财政补贴所占比例偏高的痼疾,制度自身的不可持续性被不断的征缴扩面和大规模的财政补贴掩盖了。


养老保险亏空的原因是什么?

养老保险亏空的原因是什么?学者七问社会养老 2013年11月30日 15:29:41 新浪 学者七问社会养老:养老金账户能不亏空吗
谢作诗浙江大学经济与贸易教授
一问:养老金账户能不亏空吗?
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 社会养老 都有很严重的问题,是个可怕的财政黑洞。美国很多地方政府财政面临破产,最大的债务包袱就来自于社会养老的负担。欧洲多国陷于主权债务危机,主要原因也是社会养老吞噬了大量的财政收入,是名符其实的财政黑洞。在中国,其实已经破产过一次。计划体制下人们只领取很低的工资,等于是交了巨额的社会金。这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彻底的社会养老,但最终结果是破产。
社保金收益率低,这并不是哪一个国家的问题。社会保险金是公有资产,管理者哪会像管理自家资产那样尽心尽力。因为公有的缘故,为了避免被私人攫取侵占,必然要对其投资用途进行限制,这也制约了其收益率的提高。社保的收益率不可能高过市场收益率,故政府必须采取强制参保。但强制参保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是在政府的强制支持下迅速扩张,另一方面却也无法像保险公司那样调整保险费率甚至索性拒绝太高的投保人,导致这些人给社会保险制度造成巨大的成本亏损。而且,因为社会保险制度是强制所有人参加,实际上就是行政垄断,社会保险机构不会像商业保险公司那样致力于降低成本、提高收益。
因为养老金公有之故,人人所有,等于人人没有,超发养老金反过来就很容易在政治上得到支持,于是超发很难控制。有些早期的参加者只交了几年社会养老税,但获得的退休福利却好像他们早已参保,终其一生都在交纳社会养老税。这其实是用其他人支付的保险费作为年金返还给那些才投保没多久就已经退休的人。这在早期没有问题,一是早期在职纳税人对退休者的比率很高,二是早期可以动员的新参保人有足够多。但这种非同寻常的有利条件只是暂时性的。能够吸收的新参保人员会越来越少,收取的养老金越来越少,支出的养老金越来越多,账户缺口便无可避免,遇上人口老龄化,就会愈发严重。不破产太难!
二问:古人为何不搞社会养老?
今天热衷社会养老,有必要回答一个问题:古人没有搞社会养老,都怎么活过来的?答案是:古人依靠储蓄防老、养儿防老。这是私人养老,不是社会养老。
对此,有人要争论:第一,古代金银本位,通货膨胀不是常态,因而可以储蓄养老,但是今天不行。今天通货膨胀成为常态,储蓄的养老钱,到了老的时候已经不值钱了。第二,古人没有计划生育,可以依靠儿女养老,但是今人都是独生子女,不能依靠。独生子女这一代,将来头上少则4
太平洋保险在线商城(www.cpic.com.cn)期待您的光临!

今年养老保险亏空或超千亿

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资金紧于去年
财政部15日公布了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按险种分别编制显示。若今年预算执行情况基本符合预算,则在剔除财政补贴因素后,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今年或将陷入收不抵支的境地,当期“亏空”1563亿元。
预算显示,2014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结余2371亿元,年末滚存结余28251亿元。但在剔除巨额财政补贴和少量利息收入的因素后,情况却并不乐观。2014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1489亿元,比上年增长8.1%,其中:保险费收入17554亿元,财政补贴收入3038亿元;支出19117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当期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亏空”1563亿元。
与2013年预算情况相比,资金趋紧的迹象更加明显:2013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保险费收入15501亿元,财政补贴收入2669亿元,与此同时,支出达到16460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亏空”959亿元。
仅仅在两年前,这一指标还为正值。据2012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保险费收入15027亿元,本年支出13948亿元,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余额为1079亿元,在2011年,这一余额曾达1317亿元。
对这一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曾表示,社保制度建立之初大部分省市养老金是收不抵支的,但之后缺口逐渐缩小,2013年养老金略有结余。因此从全国层面看,不存在养老金缺口的问题。
尽管养老保险现金流短期无虞,但长期来看,飘红的结余数字无法掩盖财政补贴所占比例偏高的痼疾,制度自身的不可持续性被不断的征缴扩面和大规模的财政补贴掩盖了。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预测,2011年至2100年的90年间,在“中成本情况”下,养老保险基金的综合精算结余是-12%。“这意味着,如果想让基金达到平衡,只能把养老金替代降低12个百分点,或者把养老保险的缴费率提高12个百分点,而这在现实当中都不具备可操作性。”
郑伟表示,如果要弥补精算缺口,90年间所需外部筹资金额占GDP的平均比重为1.98%,占财政收入的平均比重为11.64%,“连续90年间每年拿出一成多的财政资金用来补贴养老保险,怎么可能?”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告诉《经济参考报》,目前养老保险整体收入里面财政补贴占比较大是不合理的:“如果职工养老保险必须要依赖高额的财政补贴才能维持运转的话,说明这个体系存在很大问题。”
不仅如此,现行的财政补贴模式也被认为有待完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禇福灵表示,对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过去十几年基本维持在基金总收入的13%至14%,但现在的财政补贴不稳定,补贴类型不够规范,随机性比较大。
褚福灵认为,政府应该给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一些补贴,但是应当进一步规范,让养老保险制度能够自求平衡,逐渐实现政府不直接补贴,只承担兜底责任。
养老金困境如何破解?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常务理事郭士征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退休的人越来越多,需要财政补贴的资金会越来越多,光靠保险费收支平衡有一定难度。欲解决收支平衡,延长退休年龄是一个途径,以后缴费数额、缴费年限可能有所提高,退休金支付水平的增幅也可能趋缓。
郑伟认为,不要幻想通过养老保险制度的自我调节来实现基金平衡,也不能单独依赖财政投入弥补养老保险缺口,而是需要考虑其他外部筹资渠道,如开征新税种,国有资产变现,发行社会保障彩票,划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等方式。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www.cpic.com.cn),承载希望、放飞梦想!

上海社保每年亏空百亿以致国企收益填补面临路径选择

上海社保每年亏空百亿,拟用国企收益及来弥补亏空。虽然这样的消息并不新鲜,甚至隔不久就会出现一次,但在昨天还是引起诸多热议。
上述信息源自昨天刊发的一篇报道,记者就此话题做了进一步了解:目前以国企收益填补社保窟窿,已成上海市政府、民意等多方均认可的思路,但是最终会选择哪种实施路径,仍然需要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有更多考虑。已是既定思路“用国企收益中一部分来弥补社保亏空这个思路,原来一直有,无论从政府还是领导层面上来说都是一个既定思路。”
上海市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建文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果这个思路一旦落实,则意味着上海将有可能改变目前仅仅通过财政支出这一块来填补困扰已久的社保亏空局面,国企收益将成为另一块有力“增量”投入社保。
实际上,去年5月中旬,财政部公布其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情况时提出,将完善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政策,适当提高国有资本收益的收取比例时,将国企红利来填补社保缺口,就成了当时最受关注的提高上缴比例的用途。据不完全统计,只要央企拿出利润的1/10,就基本能堵上社保资金的窟窿。
而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也曾表示,今后国资委将坚决支持把部分国企的收益转为社保基金。
而根据今年1月份召开的2011年上海国资国企工作会议公布,上海国资企业2010年实现利润总额796亿元,如果从这部分利润中抽取几个点来作为“增量”,对捉襟见肘的社保资金而言无疑是一有力支撑。
两种路径之辨不过,既定思路之下,到底如何能够协调各方利益,理顺各路关系,最终出台有效、可操作的具体方案,或还需更多各方商酌。
第一个可能的方案就是用上海国资退出的这一块资产来补足社保。关于这一点,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肖林曾向媒体表示:“上海正着手通过国资证券化率提高到40%到50%,让国有退出的资产来解决社会保障资金不足的问题。”实际上,早在去年3月底就成立的上海国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正是为了加速上海国有资产证券化,方便国资在各个行业中的进退和流动。
但是这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上海国资运营新平台,成立将近一年来并无任何动作。不过,上海国资研究机构一位人士则向本报记者强调今年将会重点推进此项工作,不过他也坦承阻力不小。
据了解,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体制不顺,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关系尚未厘清。比如说子公司退出的资产,按理说都要归到集团公司名下,但是要集团公司放弃这块利益,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
同样,这个集团公司、新平台以及背后的国资委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也正是以退出的国有资产来补足社保窟窿这一方案必然面临的一个挑战。况且,国有资产的退出还有一个时机问题。“说得实在一点,就是卖就要卖一个好价钱,那就需要恰当的时机。”杨建文说。
所以,只有在经济基本面向好、宏观发展态势不错的情况下,才更符合国资退出的时机。他还认为,国资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也有个曲线的周期发展。因此对国资的进退,从总体上有一个大的要求。
“经济繁荣高涨的时候,国资应该退,在经济危机萧条衰退的时候,国资应该是进。” “包括证券市场,如果在对经济期望并非很高的时候,国资退出,整体会有一个拉下的作用。”杨建文还表示。所以,如果对时机的选择要求很高,那么对于亟须解决的社保亏空来说可能就有点“远水救不了近火”。
相比之下,第二个方案在这方面可能有更好的选择,即在每年国企的分红中拿出来固定的几个点投入社保。
在杨建文看来,这其实是一种更为常态性的机制,而且,这还能避开第一种方案中各方主体之间可能出现的利益纠葛。

四川德阳新农合几近崩盘 预计亏空3000多万

6月6日晚,德阳市旌阳区孝泉镇胜利村1组居民张禄全放秧田水时,不慎摔倒,伤及左眼,被送至德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张禄全住院期间的花费是5573.50元。张是新农合参合人员,按照德阳市的规定,这部分费用应参照70%的比例报销。
但出院时,德阳市人民医院拒绝提供新农合的报销结算服务。张禄全前往旌阳区新农合中心报销,对方要求他把相关就诊记录和票据交到乡镇卫生院,由卫生院代办报销业务。
张禄全多次跑去询问报销的情况,被德阳市人民医院和孝泉镇卫生院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与张禄全有类似遭遇的旌阳区新农合参合人员不在少数。参合人员备受折腾的背后,是德阳市人民医院和旌阳区新农合中心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

上海社保每年亏空百亿 国企收益填补面临路径选择

上海社保每年亏空百亿,拟用国企收益及来弥补亏空。虽然这样的消息并不新鲜,甚至隔不久就会出现一次,但在昨天还是引起诸多热议。
上述信息源自昨天刊发的一篇报道,记者就此话题做了进一步了解:目前以国企收益填补社保窟窿,已成上海市政府、民意等多方均认可的思路,但是最终会选择哪种实施路径,仍然需要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有更多考虑。
已是既定思路
“用国企收益中一部分来弥补社保亏空这个思路,原来一直有,无论从政府还是领导层面上来说都是一个既定思路。”上海市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建文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果这个思路一旦落实,则意味着上海将有可能改变目前仅仅通过财政支出这一块来填补困扰已久的社保亏空局面,国企收益将成为另一块有力“增量”投入社保。
实际上,去年5月中旬,财政部公布其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情况时提出,将完善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政策,适当提高国有资本收益的收取比例时,将国企红利来填补社保缺口,就成了当时最受关注的提高上缴比例的用途。据不完全统计,只要央企拿出利润的1/10,就基本能堵上社保资金的窟窿。而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也曾表示,今后国资委将坚决支持把部分国企的收益转为社保基金。
而根据今年1月份召开的2011年上海国资国企工作会议公布,上海国资企业2010年实现利润总额796亿元,如果从这部分利润中抽取几个点来作为“增量”,对捉襟见肘的社保资金而言无疑是一有力支撑。
两种路径之辨
不过,既定思路之下,到底如何能够协调各方利益,理顺各路关系,最终出台有效、可操作的具体方案,或还需更多各方商酌。
第一个可能的方案就是用上海国资退出的这一块资产来补足社保。关于这一点,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肖林曾向媒体表示:“上海正着手通过国资证券化率提高到40%到50%,让国有退出的资产来解决社会保障资金不足的问题。”
实际上,早在去年3月底就成立的上海国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正是为了加速上海国有资产证券化,方便国资在各个行业中的进退和流动。但是这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上海国资运营新平台,成立将近一年来并无任何动作。不过,上海国资研究机构一位人士则向本报记者强调今年将会重点推进此项工作,不过他也坦承阻力不小。
据了解,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体制不顺,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关系尚未厘清。比如说子公司退出的资产,按理说都要归到集团公司名下,但是要集团公司放弃这块利益,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同样,这个集团公司、新平台以及背后的国资委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也正是以退出的国有资产来补足社保窟窿这一方案必然面临的一个挑战。
况且,国有资产的退出还有一个时机问题。“说得实在一点,就是卖就要卖一个好价钱,那就需要恰当的时机。”杨建文说。所以,只有在经济基本面向好、宏观发展态势不错的情况下,才更符合国资退出的时机。他还认为,国资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也有个曲线的周期发展。因此对国资的进退,从总体上有一个大的要求。“经济繁荣高涨的时候,国资应该退,在经济危机萧条衰退的时候,国资应该是进。”
“包括证券市场,如果在对经济期望并非很高的时候,国资退出,整体会有一个拉下的作用。”杨建文还表示。所以,如果对时机的选择要求很高,那么对于亟须解决的社保亏空来说可能就有点“远水救不了近火”。相比之下,第二个方案在这方面可能有更好的选择,即在每年国企的分红中拿出来固定的几个点投入社保。在杨建文看来,这其实是一种更为常态性的机制,而且,这还能避开第一种方案中各方主体之间可能出现的利益纠葛。

太平洋保险种类繁多,可满足您的多种要求,购买太平洋保险可直接登录太平洋保险在线商城(www.cpic.com.cn)。

法国社会保障推出赤字时代 财政仍亏空693亿欧元

相比法国社会保障将逐步退出“赤字时代”,法国国家财政赤字的减少趋势则没有那么乐观,但这一数字较往年已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养老保险支付多长时间才能领取养老金?

养老保险是大家在退休以后的一种保障。那么,养老保险支付多长时间才能领取养老金?我退休后能领多长时间的养老金?

领取养老金有两个条件

一是被保险人必须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二是被保险人养老保险的最低累计缴费年限为15年。支付固定年限至少15年,实际上只是一个门槛,如果不满足这个固定年限,那么就不能办理退休领取养老金。但不限于只付15年。事实上,缴费期限越长,未来的养老金水平就越好。因为养老金遵循长期支付、多支付的原则。

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时间

一般来说,退休后的第二个月是正式养老金。但还有其他情况。被保险人办理退休手续后,需要等待5-6个月才能领取退休养老金。例如,如果你在1月份退休,你可能要等到7月份才能尽快拿到退休金。不过,退休人员不必担心。虽然养老金推迟发放,但上月的养老金也将一次性发放给退休人员。

养老金发放滞后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平均工资数据没有及时更新。上半年,社会退休平均工资一般在6月份出台。因此,上半年即将退休的被保险人会出现这种问题。当然,不同地区的政策可能有些不同。所以当养老金出现问题时,退休人员应该打电话或到当地社保中心进行详细咨询。

上一篇:居民养老保险缴费标准 下一篇:农村老人养老保险

养老保险亏空相关文章
养老保险亏空相关百科
发布:2021-02-04
保险分类
百科推荐
网友关注
保险关键词索引
您可能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