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太平洋保险 > 保险百科 > 工伤保险 >

工伤索赔

跟包工头干活出了工伤,应该找谁工伤索赔?

在建筑工地工作的农民工、工伤引起的劳动纠纷更为普遍。根据我国的法律,工伤认定的申请需要与用人单位证明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如果跟包工头干活出了工伤,应该和谁确定存在劳动关系呢?最近石家庄市裕华区判决了这样一起案件,判定河北某劳务分包公司(以下简称劳务分包公司)和受伤的农民工存在劳动关系。

受伤的农民工小吴来自河南。他告诉记者2007年6月26日的受伤过程。当他在省会古街街道的一个住宅工地工作时,他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受了重伤。工人将被送往石家庄第三医院,然后他们将被送往石家庄第一医院治疗。

受伤后,小吴想申请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在申请工伤时,必须与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关系证明。可是谁该给他出这个证明材料呢?小吴一直犯难。小吴说他是跟包工头孙某在干活,是他给小吴发工资。原打算自己的工伤赔偿和孙某讨要,但孙某表示自己也是个打工的,他不应该承担责任。而劳务分包公司认为小吴不是他们招的工人,他们不对他负责。

据记者了解,石家庄市谈固街的这个住宅楼工程是河北一家建设工程公司承包的,该公司将此工程承包给劳务公司。2007年6月14日该劳务公司将工程中的空中支模板一项工作发包给孙某,小吴就是孙某招来的工人。

和主体适格者存在劳动关系

到底自己该向谁讨要工伤赔偿?自己到底算是给谁干活?为了确定劳动关系,在石家庄市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下,小吴向石家庄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07年5月,石家庄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过审理作出裁决,小吴和劳务分包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对于这一裁决,劳务分包公司不服,随后向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劳务分包公司认为,小吴不是本公司员工,本公司也没有雇佣其工作,小吴是在完成孙某的工作时受的伤,因此和本公司没有关系。另外劳务分包公司和包工头孙某是承揽关系,承揽人在完成任务中对小吴造成损害,应由承揽人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要求法院撤销石家庄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认定小吴和劳务分包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案件,庭审结论是,劳务分包商将承建工程中的空支模板工程分包给孙,双方承包关系而不是承包关系。

有关工伤该如何进行索赔呢?

据一项全国性的司法统计显示,仅2011年就至少有57%的劳动者在发生工伤之后因不知如何索赔而走过弯路,甚至许多人因四处碰壁最终竟回到了原点。 那么,工伤索赔应怎样才能直接进入“快车道”呢?以下案例或许能给予启示。
应弄清赔偿主体
一家公司下设生产、销售、服务三个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分公司,且均在同一大院内办公。2012年1月1日,刘芳应聘到大院内上班,负责仓库管理。谁知,次日还没来得及签订劳动合同,刘芳便被坍塌的材料砸伤,不仅花去3万余元医疗费用,还落下八级伤残。为获取工伤赔偿,刘芳将生产公司告上了法庭。但生产公司却否认与刘芳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而刘芳也无法举证证明自己当初就是被生产公司所雇,因此只好撤诉,转而起诉销售公司。但是销售公司的说法与生产公司如出一辙,无奈之下她又起诉了服务公司。
点评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其中所谓明确的被告,就是指原告起诉时必须明确指出被告是谁,是谁侵害了原告的民事权益,或者是谁与原告发生了民事权益的争议。 而本案中刘芳却不能确定究竟是哪个分公司与自己存在劳动关系,与自己发生民事权益争议,因此必然会留下“踢皮球”的机会,导致维权受阻。事实上,她完全可以直接要求公司赔偿,因为不管是哪一个分公司,都不能排除其隶属于公司,根据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之规定,法人应对其依法设立的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不具备法人资格、未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承担民事责任。
应弄清赔偿范围
2012年2月2日,郭蓉在上班时突然被头顶掉落的钢管砸伤。此后虽经医治并花去4万余元医疗费用,但仍落下七级伤残。由于不知工伤赔偿具有哪些赔偿项目,也没有去打听,郭蓉要求工伤保险报销医疗费用、住院伙食补助费、生活护理费后,经人提醒再次前往索要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接着,又去要求支付安装假肢费用。最后得知职工因工伤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遂再次提出了要求。本来可以一次性解决的问题,竟分成四次,不仅自己疲惫不堪,有关单位也表示厌烦。
点评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之规定,工伤赔偿项目包括: 治疗工伤所需的规定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以及经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报经办机构同意,所需的交通、食宿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规定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工伤职工已经评定伤残等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月支付生活护理费;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一级至十级伤残的,视等级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按月支付伤残津贴;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可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应弄清法定程序
胡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遭遇工伤一年半之后的2012年2月11日,竟然被社会保险行政部门驳回了工伤认定申请。原来,胡萍在上班时因护工没有及时拖去地面清洁剂,导致其由于地滑而被摔成重伤。鉴于单位一直没有为其办理工伤保险,按理应当由单位承担工伤赔偿责任。可单位只是答应会作出赔偿,就是没有实际行动。即使胡萍催要,也是以实在没钱为由,希望胡萍假以时日。转眼间,一年过去,单位终于同意立刻付款,但要求胡萍提交工伤认定结论。而此时早已经超过了工伤认定的法定期限。
点评
职工发生事故伤害后,所在单位应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可以适当延长。用人单位未按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由省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进行工伤认定的,根据属地原则由用人单位所在地的设区的市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办理。 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时,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三)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工伤认定申请表应当包括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以及职工伤害程度等基本情况。
应注意搜集证据
2012年3月1日下午,已在公司工作了八个月,但一直未签劳动合同的徐蕾在下班途中因车祸导致左脚粉碎性骨折并酿成九级伤残。经交警部门认定,对方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之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认定为工伤。徐蕾的情形完全与之吻合。但徐蕾没有想到,公司却拒绝作出工伤赔偿,理由更是出乎徐蕾意料:她不是公司员工。由于彼此没有劳动合同,徐蕾的维权之路无疑要兜圈子。
点评
工伤保险赔偿是以劳动关系的存在为前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即要想获得工伤赔偿,就必须证明劳动关系的存在。
劳动合同无疑是直接证据,在没有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徐蕾可依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操作,即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问题在于平时应当注意收集。更多资讯尽在太平洋保险在线商城,太平洋保险在线商城(www.cpic.com.cn)期待您的光临。

无证工厂工伤索赔难打工要看单位工商登记

无证工厂工伤索赔难打工要看单位工商登记
广州日报讯干活时被压伤左拇指致十级伤残,在申请工伤认定时却发现工厂没有工商执照,工人陆某莲遂将无牌五金厂告上法庭。近日,经三水法院调解,陆某莲获赔偿款3.2万元。
陆某莲今年45岁,系贵州黎平县人。2014年3月,陆某莲通过招工的方式进入李某经营的五金厂工作,被安排从事冲压机件工种。
2014年7月5日,陆某莲在工作期间,被机器压伤左手拇指,遂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住院9天,医疗费由五金厂老板李某垫付。
事后,陆某莲试图申请工伤认定,但李某的五金厂并未办理个体工商执照,不符合工伤认定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陆某莲随后向三水法院白坭法庭提起诉讼。最终,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李某按照农村赔偿标准计算赔偿款项,一次性向陆某莲赔偿3.2万元。
“务工人员在就业时,应当选择有工商登记的用人单位。否则,务工人员即使在工作过程中受伤,也会因为用人单位的主体不适格而不被认定为工伤。”该案承办法官肖穗祥介绍,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在寻找工作岗位时,并没有在意用人单位是否进行了工商登记。“提供劳务者受伤不能被认定为工伤的,受雇用者仍可以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赔偿为由进行维权。”
肖穗祥提示,为避免雇主逃避责任,雇员在提供劳务期间应适时保留工资发放凭证、工作证等证据材料,如果是外来务工人员,还应及时办理居民暂住证。
太平洋保险在线商城(www.cpic.com.cn)期待您的光临!

男子遇车祸被认定为工伤 向公司索赔却遭拒绝

上班途中突遇车祸,一人死亡一人受伤,经鉴定为工伤,向公司索赔却遭到拒绝。近日,恩平市人民法院妥善调处了这两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工伤保险待遇纠纷。
邵某与杨某为恩平某染整公司员工。2013年11月6日,两人照常骑摩托车上班,途中与吴某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碰撞。事故后,两人被送往医院救治。杨某受轻伤,邵某经抢救无效死亡。2013年12月25日,人社部门认定二人所受伤害为工伤。今年5月8日,杨某的伤残等级被江门劳动能力鉴定部门鉴定为八级,双方就赔偿问题协商未果提起仲裁。8月4日,仲裁委作出裁决,公司因未足额为二人缴纳工伤保险而被裁决承担相应工伤赔偿责任,公司不服而提起诉讼。
庭审后,恩平市人民法院承办法官召集双方进行调解。因双方各自主张存在较大差距,调解工作一度陷于困境。法官遂转变调解思路,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逐一开展调解工作。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调解,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公司一次性支付56万元补偿金给邵某家属。同时一次性支付9万元给杨某,双方解除劳动关系。至此,这两起因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未与单位签劳动合同不影响工伤索赔

铅山县一名男子在煤矿工作近两年一直未与煤矿签订劳动合同,现因在煤矿作业时左脚被煤桶挤压致残与铅山县湖坊某煤矿就赔偿事宜发生争议,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近日,铅山县人民法院审理了该起劳动争议案件,并判决被告湖坊某煤矿支付按工伤保险待遇赔付费用、经济补偿金和两倍工资差额共计人民币11万余元。

2009年2月原告刘某经人介绍到被告铅山县湖坊某煤矿从事运送原煤倒桶工作,工资计件,折合2300元/月,双方一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0年11月17日,原告在工作中被煤桶挤压伤左脚,被医院诊断为:左胫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行内支架固定手术。2011年12月31日经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并于2013年2月4日经江西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构成九级伤残。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现原告在工作过程中受伤,被告作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另外,关于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原被告双方均自愿同意解除劳动关系,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对于原告提出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的主张,亦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法院依法予以认同。据此,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工作中受伤工伤医疗费如何索赔

李某是某公司职工,公司未给其缴纳工伤保险费。2013年5月,李强在工作中受伤,工友将其送至医院,公司仅为其支付了1000元费用,李某因情况紧急,急需进行手术,但因家庭经济困难,遂向公司讨要医疗费

公司拒绝给付。问李某如何维权?林子俊表示,工伤,又称为产业伤害、职业伤害、工业伤害、工作伤害,是指劳动者在从事职业活动或者与职业活动有关的活动时所遭受的不良因素的伤害和职业病伤害。从法律程序而言,劳动者如需申请工伤赔偿,须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三个必经阶段;而实践中,由于用人单位的不规范,很多劳动者没有劳动合同、工作证等证明,还往往需要劳动关系的认定,耗时较久。

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施行前,如果遇到类似工伤案件,劳动者往往要先等到劳动能力鉴定结果出来,确定伤残等级后才能进入仲裁程序,并可能要经过一审、二审判决,尤其如发生本案中李某这一种紧急情况,如果按一般的法律程序,往往因时间拖延而导致耽误治疗。为扭转这一情况,《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44条专门作出规定:“仲裁庭对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的案件,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决先予执行,移送人民法院执行。

仲裁庭裁决先予执行的,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二)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申请人的生活。劳动者申请先予执行的,可以不提供担保”等规定,所以职工在遇到难以支付医疗费用等情况时可以申请先予执行相关的医疗费。根据该法律规定,本案中的李某可以先在提起劳动仲裁的同时申请先予执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这条规定,真正使劳动者维权走上了快车道。

工作中受伤 工伤医疗费如何索赔?

李某是某公司职工,公司未给其缴纳工伤保险费。2013年5月,李强在工作中受伤,工友将其送至医院,公司仅为其支付了1000元费用,李某因情况紧急,急需进行手术,但因家庭经济困难,遂向公司讨要医疗费。公司拒绝给付。问李某如何维权?

  林子俊表示,工伤,又称为产业伤害、职业伤害、工业伤害、工作伤害,是指劳动者在从事职业活动或者与职业活动有关的活动时所遭受的不良因素的伤害和职业病伤害。从法律程序而言,劳动者如需申请工伤赔偿,须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三个必经阶段;而实践中,由于用人单位的不规范,很多劳动者没有劳动合同、工作证等证明,还往往需要劳动关系的认定,耗时较久。

  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施行前,如果遇到类似工伤案件,劳动者往往要先等到劳动能力鉴定结果出来,确定伤残等级后才能进入仲裁程序,并可能要经过一审、二审判决,尤其如发生本案中李某这一种紧急情况,如果按一般的法律程序,往往因时间拖延而导致耽误治疗。

  为扭转这一情况,《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44条专门作出规定:“仲裁庭对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的案件,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决先予执行,移送人民法院执行。仲裁庭裁决先予执行的,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二)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申请人的生活。劳动者申请先予执行的,可以不提供担保”等规定,所以职工在遇到难以支付医疗费用等情况时可以申请先予执行相关的医疗费。

  根据该法律规定,本案中的李某可以先在提起劳动仲裁的同时申请先予执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这条规定,真正使劳动者维权走上了快车道。

公司未缴保险 员工工伤索赔

 由于劳务公司没有给工人上工伤保险,因此,小王在受伤后,迟迟无钱动手术,没有办法,他只能将公司诉至法院索赔10余万元,近日获海淀法院支持。据悉,在海淀法院审理的涉及工伤赔偿的劳动争议案件中,近七成的用人单位未给工伤职工缴纳工伤保险,在工伤事故高发的建筑行业,这个更为普遍。

 在一年多前,小王入职某建筑劳务公司,该公司没有给其缴纳工伤保险。一次,在施工中,小王被高空掉下的砖块砸中头部,被认定为工伤八级。但双方就工伤赔偿始终无法达成协议。公司没给我上工伤保险,也不给工伤赔偿,现在我甚至都做不了二次手术。小王在法庭上说道。不是我们不想给工人缴工伤保险,实在是没有说的那么容易。我公司是外地企业,要想在北京缴纳工伤保险,办理手续很麻烦,加上工人流动性大就更难办了。被告建筑劳务公司无奈表示,小王动辄索要10余万元赔偿,在没有工伤保险基金分担支付的情况下,这些钱全要公司出,确实困难。最终法院支持了小王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本地外地都一样

 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不因用人单位是外地企业或者企业性质而免除。据2004年《北京市外地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规定,外地注册的用人单位未在注册地为农民工缴纳工伤保险的,在本市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期间,应当到生产经营地所在区县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为外地农民工缴纳工伤保险。

 如果用人单位未]没有为工伤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根据规定,由用人单位按照该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向工伤职工支付费用。实践中,由于用人单位,特别是建筑企业缴纳工伤保险的意识不强,这种没有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的情况较为普遍,一旦发生工伤事故,工伤职工无法从工伤保险基金享受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有的甚至连工伤医疗费都无力承担;用人单位由于无力负担全部工伤保险待遇,支付压力骤然增加;此外,考虑到工伤职工后续可能还会发生治疗费用,双方往往就工伤赔偿数额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因此,用人单位依法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才是双赢。

上一篇:工伤保险条例全文 下一篇:10级工伤赔偿

工伤索赔相关文章
工伤索赔相关百科
发布:2018-11-30
保险分类
百科推荐
文章推荐
网友关注
保险关键词索引